Pinned post

2023年面包依然会是碎碎念的面包,但面包会努力把自己的力量留给大自然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努力让自己具有存在的意义(鞠躬)

Pinned post

如有象友需要的话👀
影视资源会发在 @sharemovie ,书籍资源会发在 @sharebook ,有效期都是嘟文发出当日起30天内

Pinned post

只有转嘟没有原创的不!要!关!注!我!

之所以是Enby是因为单纯地讨厌自己,因为我无法认同自己为普通女性,同时因为我没有长勾八&从小形成的认知所以也无法共情or甚至认同自己为男性(很合理啊!终于不困扰我了 :3030:

Show thread

噢!妈妈 下一季的主题是 多元家庭。所以我又来征集嘉宾啦!

请大家帮我转发到任何你能转发的地方。 :blobcatkiss: :blobcatkiss:

离开的决心 离婚系列的嘉宾都是在不同的平台上(特别是豆瓣)看到大家帮我发的帖子才找到我的,感恩大家帮我转发! :usamaru049:

离开的决心系列 还没发完,下个月还会有新节目哦 :usamaru049:
也欢迎大家顺便帮我转发之前的海报。

Show thread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之所以是ace就是单纯地讨厌人类…

非二元性别在建立情感关系、性关系或其他社交关系上的成本和难度是远大于顺直人群的,这种不平等源于顺直人群主宰的社会文化结构,是规训无处不在的、是结构性的不平等,比方说我们的审美可能从小都是被主流文化规训长大的,但非二元群体很难在其中得以自恰,我曾深深感受过这种割裂,比方说我对女性的审美其实还挺“直男”的,喜欢腿长,喜欢肤白,喜欢一些俗气的“性感”,我曾喜欢过这样的人,但社会文化决定了会用这种审美武装自己的女性往往很大的比重是顺直女性,她们的审美选择是为了迎合顺直男性群体,而我的性别气质表达恰好是倾向于中间状态,这和她们的取向往往是南辕北辙的,我认识过很多欣赏我的思想但对我毫无欲望的女性,受过很多创伤,而且我的取向范围是广泛的,我也会对和男性发生性关系产生向往,也会向往其他性别例如跨性别人群,这种广泛比一般意义上的“双性恋”更广泛,也就意味着面临的选择更少,在亲密关系上我选择一两处看重的地方就要舍弃更多的东西(现在的伴侣已经很不错对我很包容了),这种自身性别气质表达和对他人性偏好上的冲突消耗了我特别多的精力,我的成长要花费的力气和思考的东西也是数倍于顺直人群的,而且这些东西是没人教的,因为整个世界即便是发达开放的西方国家也只是在近年来才探索到这些领域,充斥着很多误解,更不要说活在中国了,很多东西是自己摸索的,并且这些割裂也给非二元群体带来了远高于主流人群的情绪问题,抑郁焦虑之类的,这也是为什么跨性别自杀率高,这点上来说我这种对生理器官上的“变性”没有执念单纯非二元认同的人也是幸运的,因为我不会对手术问题感到困扰,也少了很多面对家人的麻烦,但这也带来了其他问题,当我意识到性别其实是彻底的谎言,解决性别问题的最终结论是抛弃性别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我和更多的人群产生了割裂,所以有时候看到一些描写顺直人群勇敢追求生理需求的文章会觉得挺可笑的,因为顺直人群对于性的“勇敢追求”实在太容易成本太低了,只要迈出一步世界就为他们而生,性少数群体尤其是非二元群体面临的困境和展现出的勇敢是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和理解的,又有谁来阐述我们的困境赞扬我们的勇敢呢,经常看到一些terf批评跨性别的论述角度是:认为她们都喜欢模仿父权视角下的女性,例如她们穿黑丝例如她们整容脸什么的,但这其实并不是她们的错,他们逃不出这样的局限性是社会文化的锅,形容她们是“对女性的拙劣模仿”实在是太恶毒了,我们其实都是受害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少数人群的生活才能变得容易些(随意感慨一下,可能言辞缺乏一些逻辑顺序)

大概是有兄弟姐妹的人的一种本能 

听到伊要带自己的小孩过来就会下意识地想要把自己的东西和柜子用锁锁上

如果有喜欢杨桃的象友可以在马泮艳家微店买,我已经连续买两年了,杨桃是有泡沫箱和气袋防震的,每个杨桃个儿都很大,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吃起来超满足。她家还有其他水果,比如爱媛果冻橙、纽荷尔橙、血橙、葡萄柚、百香果,这些都买过,都很好吃,即使选了实惠装的小果,一般也不会有坏果。从几年前知道马泮艳的事情就断断续续在她家买水果,价格是不是最便宜的不知道,反正不算贵,质量都很好,而且也确实可以帮助到她。

在公民社会被打压后的10年,一群20多岁的年轻人不小心变成了中国抗争的符号。曹芷馨和她的朋友们爱生活、有理想、关心社会。她们一起吃吃喝喝,一起去看脱口秀,一起去弦子的庭审现场,一起去了亮马河。这是一个关于亮马河抗议后被刑拘的文艺青年的特写:

wsj.com/articles/in-china-youn

这些年轻人是记者、编辑、艺术家、摄影师、诗人。她们的理想不能实现,表达不被允许。有些人为了生存去996,有些人选择过贫瘠的生活。她们反思自己的privilege,关心边缘群体。一起玩乐很开心,但是政治抑郁无法消解。新疆大火后,曹芷馨在和朋友的微信群里提议:要不我们也去看看有没有悼念活动?

抗争中的年轻人并不是有经验有组织的行动者,因为那些人已经被打压了。文艺青年们没有什么安全意识,组电报群、拉很多人进去商量去哪里悼念新疆大火的同胞,带着手机去了现场。参加完悼念活动还是很激动,续摊去喝酒吃串儿。11月27日之后,没来得及清空记录的人陆续被捕。

警察想要知道她们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有没有境外势力的支持。这些文艺女青年对性别问题和少数人群的权益都有深刻的思考,有些在国外读过书,有些参加过公益组织的活动。

吕频说,有经验的组织者都被打压了,现在连文艺青年也被暴露了。但是也有人感到一丝希望,毕竟谁也没想到11月有那么多人上街。益仁平创办人陆军说,在威权统治和数字监控下,可能只有这些没有组织、非正式的吃喝玩乐群才有可能成为反抗单元。

女权五姐妹事件7年后,女性没有停止抗争。有经验的行动者被迫转到地下、转行或者出国,没有经验的素人愤怒在积累。从铁链女到唐山,过去一年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政治化了很多年轻女性。有些人第一次意识到结构性不公,一通百通。11月走上街头后,一些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曹芷馨和她的朋友们都关注铁链女,也都感到无力。本来今年要申请出国读书,但上周检察院以寻衅滋事正式批捕了她。这个喜欢弹乌克丽丽、观鸟的女孩在11月和男友一起领养了一只小野猪,名叫小桑。动物园每月给她发小桑的成长动态,1月13号的动态开头是:好久不见!新年快乐!祝福不知身在何处的你新年快乐。


给大家推一个竖屏网漫,名字叫The Little Trashmaid,是一个小美人鱼在被污染的海洋中生活的故事(中间还有一对傲娇+天然人类👨‍❤️‍👨cp也很可爱),作者会把所得收益20%捐助给海洋保护组织……小美人鱼用塑料袋当背心真的蛮可爱耶蛮心酸的……现在也出单行啦。漫画是可以免费看的。
漫画链接:webtoons.com/en/challenge/the-
作者推特链接:twitter.com/s0s2

越看越觉得不妙…瞬息我在女儿喊出let me go而她妈妈说I'll always be your mother还是啥的时候感受到了最强烈的绝望…然后它给我来了个这👇

时隔两三年重新下回大妈之家真的发现呜哇我看的漫画真的好多啊……日本漫画好卷啊……以前那些画风放到现在都卷不动了…

很久没有看月代头的漫画了,今天一看猛然觉得这颗头真的好像 

一颗鸡蛋被海苔包住然后上面又放了一条海苔哦

昨晚给 @mavis 说到在公司混的好的人都是有点软实力的,今天就听了一个投行黑人大姐Carla Harris 讲怎么混corporate的播客。讲的挺好的,我要有大姐一半的水平早就senior director了 hhh
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

她讲到几个点我觉得都很到位,一个是她说要记得your career is decided in a room where you're not present, so it's important someone's holding your paper for you. 就是要在公司架构里找可以帮你说话的senior exec,找到了之后就想尽办法多接触,一回生二回熟。

还有一个是她讲了mentor和sponsor的区别,mentor是你可以交流各种工作上的困境烦恼好和不好的都可以说然后拿到feedback的人。sponsor是你尽量展示positive的一面让他帮你在一些关键决策上投支持票的人。

还有很多干货,interview不长但是大姐说话简洁有力,太有一套了!

突然:九转大肠是我最近几个月以来觉得最…嗯…最符合普通人类脑回路的梗了…

春节档打架我真心觉得就是一地鸡毛…
熊出没be like:坐树墩子安心看你们打我躺着也能赚(

(突然想到可能是因为没有免费access所以没看那好吧可以理解大家说的那些天方夜谭(

Show thread

然后看了一下推特,实在是,就,人家新闻里都给了论文链接耶

Show thread

看到象友发地球内核停止旋转地理盲的我以为是什么世界末日征兆心里一阵狂喜马上跑去看结果失望地发现之前也出现过
我 be like:兴奋小跑、气喘吁吁地看半天、失望地一屁股坐地上、然后看到象友路过还在联想流浪地球后哭笑不得摆手说「散了吧真没啥好看的」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