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六四
#第一次知道六四
#六四 徐勤先是5月17日接到屠杀命令的,而#六四 学生对此毫不知情
5月18日李鹏还在假意与学生会面
然后中共逮捕了拒绝执行屠杀命令的军人,调来毫不知情的外地军队,开动员大会洗脑说学生们是“暴徒”
6月3日晚,正式开始屠杀,一直屠杀到6月4日凌晨
中共反复统计,发现军人共死亡15人,还授予他们“共和国卫士”勋章
(其中6个死于开车翻车,3个死于友军误伤,1个心脏病,5个先杀人的被愤怒的群众打死)几十万“暴徒”才打死5个军人,而“暴徒”死亡至少几百到几千人,到底谁是暴徒?
pincong.rocks/article/4591

我已经到觉得ray台风略油腻以及总在想他为什么头发总那么油的地步了
并且对“小谢霆锋”这个称呼感到无语 你没事吧😡

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曾经也是百分纯粹的
越是笃定 改变越是需要一次次的扎心
我不明白人民在水深火热的时候
新闻联播里的主席还在四处慰问谈笑风生
有一次我刷着微博里的求助
抬头却看见新闻联播里人民大会堂灯光璀璨
就算这两者之间没有确定一定肯定或是一丝的关联
可是真的太讽刺了
将哭声都隔绝 我们继续岁月静好

看到汶川地震时候温胡的视频被人翻出来还挺感慨
怎么说 其实以前也和朋友聊过 就我个人感觉
我不太能看出习近平做了什么真正对老百姓好的事
(唉说我目光短浅其实也随便 反正我真没感觉到他做了什么)
他的眼里好像也没有我们 空空的 他太像假人
挥手的弧度 讲话的语调 甚至肚腩也维持不变
。。。
随便说说 没什么逻辑 😫

因为中国这么自信 所以国腩这么自信
我总算想明白了这件事 🫂😁

雖然嚴重違反消防法,上海消防、中國消防也不會對焊鐵籠、圍鐵板這種「硬隔離」放一個屁,因為這些非政治屬性的公共部門在中國也絲毫無法做到政治中立。香港正是因為之前有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才能做到消防局、公立醫院仍然在示威運動中保持相對正常的運作。哪怕回顧一下六四也能看到當時北京的救護車和醫院都在積極地接收、拯救傷患。如果今天中國再發生血腥鎮壓,醫院消防大概率都會聽黨指揮,見死不救。

其实上海之前,我们的底线已经被反复试探过了,建墙,修宪,苛刻的言论审查,原本都是万万不能被忍受的事,却渐渐被习惯也被合理化了。最近认识的好几个在国外有稳定工作,但长远计划还是回国发展的朋友都放弃回国定居的想法,甚至有人着手当地买房事宜了。对我来说,上海是将我移民的心理进程从50%左右摇摆直接拉满到100%的节点。这样的冲击太汹涌,范围太广,也太深刻了。从底层,中产,甚至上到富商,权力可以无孔不入到把你私人住房的房门反锁,用围栏围起来,或者踏入你家“消杀”、柜门大开东西扔一地,深夜撬门把你的家人带走,打死你的宠物,可能一觉醒来就被拉去方舱然后回家的时候被阻拦在小区之外……而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曾经那些倒退节点发生的时候,也许还能侥幸地想,在这里生活也不是不行,只要不在乎那些“远方的事”就可以了,让渡一部分权利,按照禁令做事,精神上迟钝些,过好个人生活也不是不可以。甚至于可能有人会想自己不是底层,坐稳中产阶级以上,有了财富积累是不是可以在铁拳下幸免于难。但今天这种泡沫彻底幻灭了。你可以控制自己风花雪月不谈政治,谨言慎行不翻墙不关心世界,但终究控制不了自己生病,邻居生病,小区有人生病,城市有人生病。自己最私密的家随时可能有人破门而入,这是一种和被扒掉最后一层底裤强暴一模一样的恐惧,毫无章则、毫无反抗之力、毫无维权渠道、毫无改良机制,毫无过错却要遭受惩罚的彻底的恐惧。这种程度的安全感的摧毁,不仅令关心诗和远方成为奢侈,连专注个人小确幸的可能也瓦解了。

谁能想到犹太大屠杀之前的过渡时期,纳粹政府颁布的一系列歧视犹太人的法律竟然能令后者感到“心安”呢?“只要按照规定的禁令行事,就会平安无事。” 有人形容那时的犹太人生活在一个“傻瓜天堂”,我想这种迫不得已的天真,这种生活在极权统治下的恐惧,如今再犬儒的人也能体会一二了。犹太人说,我们在任何法律之下都可以生活,而在没有法律的地方则无法生活。后来,一个用法律、条令、规定来对待犹太人的时代很快结束了,这时任何可怕的事便都有发生的可能了。

在简中发个言我要打草稿然后来回读10086遍确保不会有被误解抬杠谩骂或者莫名被夹的可能性才敢发出去(然而还是会被狙)久而久之我都不发动态了!

🐘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
真的!舒心!

为什么开live house 的不能把歌词加到屏幕上
我要把他们歌听到滚瓜烂熟了才能去看吗 烦死!
(听不清在唱什么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1.公轴是公共空间,所有人有平等的发言权。

2.长毛象有各种屏蔽和过滤器工具可以保障用户不被打扰。

3.讨厌别人的发言就不允许别人说话是从你爹妈那里继承来的霸权主义。

4.打着违反xx的旗号排挤异己说明自知理亏不得不狐假虎威。

5.用机器人代替自己的账号发言说明敢做不敢认是孙子。

6.尽管离开了微博这个垃圾平台,仍然不忘使用生造的垃圾语言和不尊重他人的微博式惯例,说明垃圾流淌在你血液里。

我发现了 我讨厌的男的都很爱穿紧身牛仔裤
(穿紧身裤的不一定都讨厌 但讨厌的都穿紧身裤

非常讨厌一些网民在台湾朋友说欢迎大家来玩等等发文下怀揣恶意的说等发身份证或者通高铁了再去 要不就是说“我才不想去乡下”🥶🥶大哥你谁啊真看得起自己 自以为是

虽然我喜欢陈奕迅但也想说孤勇者能不能滚出我的互联网世界 对歌曲无感但最后也是被主流媒体害得再也不想听 尤其是那个手势舞 真想回赠一首听我说谢谢你 🥶

烦死一些政府类媒体整天让明星转发来转发去跟表忠心一样 都蠢得要死🤗🤗🤗虚无缥缈假模假样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 来一条屏蔽一条🥺

太好笑了 操操的每一条嘟嘟(类似把大家投稿随机合成一首诗)里都有一条是在骂习近平 🧐🧐🧐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