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很能隐喻式的展现中国的当代面貌:在鲜红色的国旗下,身着制服的官员通过一个独立的走廊,从一个又一个的装满了铁栏杆的窗口,窥视其中被关押的人民的生活。

不是冷漠的人,以前坐火车还要取票的时候经常遇到赶时间要插队的人,跟一整队的人都打招呼了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或者刚好是我排在第一个就会直接把位置让给他,自己去排尾。当然也受过其他人这样的帮助,而且会说上无数遍谢谢谢谢+不好意思。但对于这种不自觉且心安理得的真的没法接受。

Show thread

早上5:40开始做核酸,为了不排那么久的队5:22就起床了,去上坟都没起这么早过。气得鼓鼓的,基本是睁开眼睛就开始骂习,但是还不太清醒又骂不出什么创意,只能说说劳民伤财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他真的有什么瘤请早点爆炸。
5:46到楼下排队,前面已经有了十多个人,但是又遇到那种“孩子上学”所以直接去插队的,甚至都不和排队的人商量一下。上次做核酸就看这种人不爽,孩子上学就早点出来排队啊,而且孩子也没有六点多上学(这边高三上学最早也是7:20)的吧,人又不多排队是来得及的。但是他就不,偏要直接到前面插队。这次又看到一个学生直接走去插队,明明队伍前面就有和她穿一样校服的人也在排队,她还是心安理得走到最前面。但是到第二个学生又去插队的时候,我真的忍不住了就直接大声说“哎你怎么就直接插队啊!”那个人和他两个家长都装聋作哑。
那个学生做完核酸,两个家长没有做,而是边往队尾走边说“就孩子做了我们给孩子排的,我们可没插队”,笑死,如果不是被说了他们才不会这么自觉,真的帮孩子排队需要两个人吗。
做完核酸往回走的时候队伍已经有了三四十人,其中也有不少穿校服的高中生——更说明了排队是来得及的,但就是总有不自觉的人。
倒是我妈,一直在小声埋怨我,“你不能这样,那么多人怎么就你出头,这是在咱们小区没什么事,遇到记恨的人了出了小区堵你揍你一顿怎么办,学生上学远也理解一下吧”,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说没孩子不理解要上学就早点起来我又没义务惯着别人孩子,我早起就是为了不为排队浪费时间,我也不愿意在这种事上明明心里不满还要装好人。
本来就对插队这种行为深恶痛绝,极度反感,就算是特殊情况要插队,至少也先求得排队的人的同意吧,穿着校服不代表就有特权。
回家后也有反思,是不是是有点太斤斤计较,早起心情不好不能拿别人撒气,但是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可反思的,插队就是不对的。

一直在尽力维持正常的状态,但是真的快崩不住了,有在努力找回对生活的掌控感,练字练琴看书学烹饪。但还是好难,怎么会这么难,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惩罚啊

我来求助万能的长毛象,请问有没有便宜点的真无线耳机推荐。
原因:一直是无脑AirPods党但是它好像丢了,再买一个实在好贵,新款出来前想凑合一下。

需求:真无线,3-500左右,音质质量尚可(对听惯了AirPods的人来说可能什么都尚可),能带一点降噪功能最好,不带也可以
最关注的是连接起来顺畅无感不用折腾半天蓝牙,佩戴舒适不胀耳朵,跑步稳固不担心掉落(参考:bose大鲨戴久了我的耳朵会流水,这也是一直没有买AirPods pro的原因),最好是不用下乱七八糟的APP。
加分项:耳机盒可以无线充电/type-c接口

不是伸手党:已经搜索了少数派/smzdm相关关键词,没有特别心动的,想问问有没有实际使用的朋友能推荐下T T

找工作怎么这么他妈的难,以前就业形势也这么差的吗

@board@ovo.st
虽然想分享一下这张图,但是感觉这个图从一些方面看起来像fedi上面的投票
从QQ找到的

看了猴痘的一些信息,建议大家最近口罩能戴还是戴上,勤洗手,少去人多的地方。猴痘和天花类似,但是症状比较轻微,一般都是动物传人,人传人很罕见,但是现在的病例数量有可能已经产生了人传人。猴痘传染力不高,但潜伏期很长,7-14天,更长的甚至21天才出现症状,所以如果人传人了也有大规模传播之后才会被发现的可能。按CDC上次对于新冠疫情反应的速度和态度,等他们开始重视了可能早都传开了。
猴痘一般是2-4周自愈,严重病例死亡率4-6%(此数字来自非洲),不会痒,症状大多就是发烧头疼全身无力,皮疹,可能【会留疤】,有疫苗,但是产能有限,什么时候能用上不清楚。目前很多情况还未知,大家自己多注意!

@hipsterrasin
而且存在一种可能
作者明知道问题的根因是政治对语言的干预和塑形(从审查、去方言化到共产中文宣贯)
但他也知道如果把问题挑明,会让文章很快被噤声
所以故意对房间里的大象只字不提
在文章广泛传播后,这个议题进入公众视野
自然有无数人因为文章在此处明显的观点缺位,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反复指出作者原本想指出的问题核心,实现作者原本想实现(借助文章引发公众对审查展开讨论)却无法实现的目的

就像挂满照片的墙上只有一个位置空着,反而更加引人注目

如果是这样,这种隐秘地议程设置能力太强了

加拿大猴痘病毒的爆发真的值得关注……这个病毒既能通过接触传染,也可能通过面对面飞沫吸入式传染……而且也不确定是不是已经变成人传人了……感觉如果变成人传人那可能比新冠更麻烦(不光要戴口罩还要戴手套了...)
提前做好准备(购入大量一次性手套,减少和他人的皮肤接触)会是阻止传播的好策略。
cbc.ca/news/health/monkeypox-c

端正入党动机

以后谁再说,觉的XXX不好,为什么不加入改变它,可以拿出这张图了。

图源:reddit.com/r/China_irl/comment

祥子: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写给雪琴和煎饼的信

本文转自Free Huang Xueqin &; Wang Jianbing,已获作者授权。





煎饼,雪琴。

当我在电脑打下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时,我的手指就再难以动弹。在过去所有失去的日子里,我从来不敢正面地面对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我只敢用“雪饼”来称呼你们。因为一旦我完整地念出你们的名字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流泪,包括此刻敲打出来你们的名字。

今天晚上,我发呆了一整晚,直到晚上11点才开始动笔。从白天开始,我就在想着写下这封信,但我时刻害怕书写你们的名字,用这种方式来记录你们失去自由的事实。事实上,这封信我花了整整八个月,都没有勇气开始写下一个字,直到今天。

当我在11月5日的时候,真真切切看到你们的名字真实地印在“逮捕通知书”,在那么一刻,我才真的相信,或者说让自己死心,你们真的失去自由了。S问我,“有没有纸质证明对我而言这么重要吗?”。很重要。我不太会那么容易接受残酷的现实。煎饼你应该是最知道我的这种执着。

我该怎么消化你们的消失?

在你们消失后的两天,是中秋节。我去一个高层的天台上参加朋友的一个中秋聚餐。所以又聊起了你们。我只能泛泛地谈起你们的事情。可是当我站在天台边缘,吹着秋夜的风,我肉体充斥着诺大的苦痛——那是一种从内心的痛外溢到肉体的痛。我的内心已经无法容纳、消化这般苦痛。我捂着胸口,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深呼吸。我害怕我会用一个简单的方式来解决我这种肉体的苦痛。这个记忆仍然存在我的身体,那种外溢的、难以喘息的、更难以释放的痛苦。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苦痛。

我不想再理性地去讨论为什么要抓你们。虽然我知道讨论你们的消失,本身就是一种很重要的对抗。充满浪漫理想主义的雪琴,你一定会痛斥这个残暴的体制,你一定知...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2-05-22-

秦国人民的选择 

下面的话也许会被喷,也许不会(但whatever

很反感“是中国人选择了中共,什么样的人民配什么样的政府”和“现在挨铁拳都是因为中国人只会下跪、不会反抗”这类说法。尤其反感从国际友人嘴里说出来的这种话。

首先,中国人连选票都没有,怎么选择中共?有选择意味着可以不选,中国人能不选中共吗?把中国人看成同质化铁板一块的群体当然也是问题之一。毛泽东和林昭都是中国人,区别在于前者的画像被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而后者的名字和事迹被前者的拥趸抹杀,如果你去给后者扫墓会被黑皮盯梢。

但地图炮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国人挨铁拳是他们自己的错”背后的思路:唯结果论,成王败寇;一个人要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负责,如果你被人揍,那一定是你自找的。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冷血的思维方式,完全忽略了造成不幸发生的各种不可控因素,把个人能力和个人责任无限放大——而在一个极度压制个人意志、强调无条件服从的社会中,个人的力量实际上是极为渺小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尤其反感国际友人说这种话,尤其台湾年轻人(no offense but 我已做好被喷准备)这样说。因为国际友人说中国人活该时,往往还要加一句什么话呢?他们要说,“我们现在的自由都是我们父辈流血抗争换来的”。抱歉我这里真要翻白眼。抗争不一定能换来自由,而被奴役的现状并不能说明以前没有过抗争或者以后也不会有抗争,被奴役也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只懂得跪着或者ta活该,这我之前说过了。还没说的,是国际友人以为ta们能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带入中国人的生活经验,抱歉,这办不到。即使是和中国在文化上更接近的台湾,KMT的恐怖统治和CCP的恐怖统治也绝不是可以等价替换的。至于那些没有亲身生活在恐怖统治下的经历,只能靠青少年敌托邦电影想象独裁政权的欧美友人,说这种话就更扯淡了。“我们现在的自由都是我们父辈流血抗争换来的”这种话听起来像什么?像红二代红三代说“老子的地位和财富都是我爸爸我爷爷打下来的”。诚然,普世人权和太子党特权完全是两回事,把前者称作entitlement也不太合适,但对于说话者来说,这些权利/权力都不是你自己亲手争取来的,而是你的投胎彩票。吃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告诫饿肚子的人你们要卖肾赚钱有说服力吗?我觉得没有。

👇长毛象正式成为了辱华app,希望大家广而告之,好让那些想来毛象的粉红好自为之。
mastodon.social/@Gargron/10833

爱死机!爱死机!爱死机第三季!!!

在reddit上看到的,转载一下
刚刚去搜了一下这个号,已经一条微博不剩了

今天看到美团管裁员叫“有序收缩”,就想到了之前政府发布会的各种造词。其实,无限造词的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只是为了掩盖执行者的无能而已,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当然,用宗教的语言崇拜来解释也是同样的意思。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