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當記住成爲唯一的反抗,樂觀和悲觀實際上已經得到了統一。」

出来聚餐
同事:这是啥
我:熟醉蟹
同事:搞得这么宗教?赎罪蟹?

2022年是彻头彻尾的荒谬的一年,是对这个国家、这个政权在十年周期内感受触底的一年。真有什么新年愿望,也是墙内平台发不出来的,但为了保持心智正常必须说给自己听。希望在有生之年我们能够自由地言说,而不是被迫遗忘和缄默。希望义士们少受苦,希望消失的人能重获自由。希望每一个向善的个体变得更强大,有足够的力量抵御刺骨的荒谬。

RT @douban_one:

在芬兰的国际象棋比赛的伊朗裁判 Shohreh Bayat 穿 women life freedom 的 T恤出席比赛,被俄国棋联官员要求换掉衣服。她第二天换了蓝黄色的裙子再次上场 👍

douban.com/people/kate1138/sta

twitter.com/douban_one/status/

咱伟大的北京真的太牛了,2017年清理“低端人口”,无数外来务工人员大冬天从出租屋里被赶出来,现在无耻到从外地调配一千个快递员进京解围,就为实现“北京两天内现存快递积压件全部清零”。老爷真的太喜欢清零了,先清零低端人口,再清零新冠感染者,现在清零他爹的快递积压件。

前段时间,墙内媒体审核越发严苛,而墙外的推特则被马斯克搞得一团糟,于是有很多朋友前往毛象。
我注意到我最近在朋友圈和在微博看到过很多未打码的毛象截图转载。我去那些象友的主页检查后发现大多数象友介意被这样转载,并且在被提醒之前不知情。
我想有一些新来的朋友可能不太熟悉中文毛象圈一些心照不宣的规矩;同样,一直玩毛象的朋友则可能过于熟悉这些规矩而觉得理所当然,从而忘记提醒。毛象去中心化的本质使得“出圈”争取陌生人关注、成为kol这件事毫无意义,而中文毛象的人口组成则意味着大多数活跃用户是受够了微博、豆瓣的“赛博难民”,很多人不愿意与它们扯上关系。因此,在毛象有着这样的潜规则:不要把毛象截图发在墙内社交媒体;如果一定希望转载,请至少征得原po的同意,并尽量避免泄露隐私。

承认错误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走都是伟大胜利。未成年学生教材上的傻逼文字只是共党的过家家游戏,但我们自己不能忘记。11.30还是后遗症一堆,12.1就是没后遗症,11月6号是广州面临抗疫三年来最严峻疫情,12月5日抗疫最困难时刻已经走过,你跟我说法治我都觉得好笑。

@board
转 @karasu_ga_warau :

昨天和另一个27号被逮捕的朋友见面,她被带去的是田林新村派出所。那边好几个女生/男生都被殴打,其中一个女生被打出了脑震荡,一个被踢了肚子,还有的是被扇了耳光。有一个男生关了24小时后还没有被释放,他表达不满后被警察拉去了“小黑屋”,她们听到里面传来他的尖叫。她们进去之后被要求脱光检查

放出来后手机被额外扣押了三天。在里面的期间,被要求不能睡觉、不能说话(哪怕坐着睡觉也会被呵斥),饿到不行的时候才给了几片面包,除此以外还有其他语言威胁。采集信息方面,我在的康健新村派出所采集的包括照片,指纹,虹膜,她们除了这些还采集了声音(通过反复朗读文章的方式),可能是用来比对喊口号的人。可以肯定的是以上所有警察的行为都不在问询/传唤的允许范围内,以上信息如果有人希望核实和扩散,我可以提供更多证据并为此担保。

另外田林新村派出所是指上海柳州路688号的那个,因为搜索可以找到好几个相同名字的
twitter.com/tengbiao/status/15

健康码取消了嘛?没有。
方舱拆掉了吗?没有。
核酸取消了吗?没有。
可以出国旅游吗?不能。

这就是常态化。

这几天也一直在思考我们能从韩国人和香港人身上学到些什么。虽然现在看似是把口号喊出来了,并且有了多地响应,但在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前期支援和后期补给的缺口都太大了,还远远没能达到打持久战的条件。
我也第一次意识到紫菜包饭这个食物有多么珍贵(简单易做、保温便携、占空间小、适合分食、营养均衡、管饱)以及分工合作的重要性。我最佩服港人的一点就是他们当时在“有组织、有纪律”和“无组织、无纪律”之间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除了上述提到的衣食住行相关的补给之外,学习小组也非常重要。光州那时候是夜校、报社、工厂,到了香港就以线上为主,资料搜索、编辑优化、美工、分发宣传,这些都需要细分化的人手来完成。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黑皮发展出多少种新手段,民运方式也需要相应地进行迭代升级。因此不要害怕提意见或者建议,应转尽转,多思考多讨论,我相信我们早晚都能够摸索出一条能够应对目前情况的新方式。

学长室友被学校谈话了,刚回来,他们学校最近也有一些零散的抗议活动,加上他导师是一位大拿,所以他只是被“教导”了一通放了回来。他的导师说:这次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室友说:老师您说。导师说:一定不要被抓,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但一定不要被抓,无论显得你如何胆小,你要跑。现在还没到献身的时候。而且我年纪大了,内心很不堪,不要怪老师,什么样的梦也没有你能好好站在我面前重要。我这次帮了你,你就用这个来还。
学长回来跟我们讲,我们现在在家抱头大哭。谢谢老师。

天……我才知道火灾的受害者之一的爱人和长子2017年就被当局关进camp了,自那以后再无消息,她独自养着四个孩子,熬过了一百多天封禁,最终和孩子们都葬身火场……
邻居还要冒着巨大风险告知她在瑞士的亲戚……

这是新疆人三个字承载的东西,任何汉族人,包括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都没有资格说自己懂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source:
npr.org/2022/11/26/1139273138/

@self @board

这个昨天我也想说。但是昨天大家的基调是更好的防备保护自己。我不想在大家疗伤喘息的时候,指指点点大家的口号。

但其实,8964就是因为没有团结市民工人农民(端传媒报道过大学生还有意排斥热心参与的工人,我今晚选关键段落贴出来),最后只有学生苦撑,最后才那样的。

口号应该集中在一句“不要核酸要吃饭”,然后喊各地困难情况比较突出,引起广泛注意的,比如“新疆牧民要吃饭”“河南菜农要吃饭”“瑞丽市民要吃饭”,“”北京要吃饭”“上海要吃饭”“武汉汉正路要开张做生意”“兰州孩子要看病”。

喊具体诉求也是一种办法“反封控,反核酸,反方舱,反对官商勾结核酸造假”。

另外,今天听到了办公室同事对“下台”这句的反应,他是这么想的,喊“反对封控”我理解,喊“自由”“下台”,太危险。既然那么危险还有人喊,一定拿了足够多的钱。这个思路我一时间无可反驳。他的脑回路里,恐惧根深蒂固,听见这个吓都要吓死了,除了另外有人给了让人不要命的、足够买到你一条命的那么多钱,想不到有其他可能。

别急着嗤笑和鄙视。这其实很有代表性!我支持这个老先生,这是89前辈学生生命鲜血的教训。

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先让出门,先别捅嗓子,先吃饭,胜利果实一点点来,再慢慢谈别的。就像吃烧饼也不可能一下就吃到第九个管饱的饼。前面八个你也要一个个来。

最后,由于官方长时间铺垫,“境外势力”已经成为纯路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喊具体的、本地的口号有助于反驳这个。

如果有人被抓了,大家呼吁放人,路人问,

“这个娃娃为什么被抓了?”

“他/她因为喊人权自由习近平下台被抓了”

“他/她因为喊反封控、反方舱、农民市民要吃饭,所以被抓了”

哪个会更容易让路人问出“凭什么抓呀?!”

想趁着脑子还没忘复盘一下今晚的#成都望平街
一开始是有几个人在河边的一颗大树下跳舞,吸引人群都聚集在了那里,真的很敬佩他们,今晚最勇敢的几个人,在人群聚集之前我甚至不敢拿出花束,只偷偷地藏在外套里。
并且他们的准备工作也很完备,有播音乐的音响,也带了扩音喇叭,这个喇叭成为了今天大家发言的重要工具。
在人群聚集起来后,有人往中间的空地上放了花,旁边的所谓社区工作人员立刻就试图阻止,于是人群蜂涌而上,大家都很坚定的同他们争论。
这些人的话术无非就是:
“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要聚集,容易传染”
“那做核酸算不算聚集?”有人反问
他们哑口无言。
陆续的也有人开始分发蜡烛,我们传递着点燃,然后一起唱歌,中间的人说我们就是要跳舞,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跳舞,跳舞是人的天性。他说在今天之前我没有学过一天舞,但我就是要跳,人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学会了跳舞,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跳舞。

我真的崩溃哭了,我在看世界杯今晚的比赛,看的是德国ZDF的频道,就在刚刚半场休息的时候,没有广告,没有宣传片,女主持人用德语介绍了我们这几天的抗议活动!女记者在北京的现场带来报道!摄像机下的视频是4k高清!亲爱的同胞们,我恳求大家一定不要因为抗议过程的阻碍而灰心丧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发出的每一句呐喊都会被听到,都会得到来自全世界的回应!第一步很难,每一步都很难,但只要我们去说,去做,哪怕我们只是沉默地立于这寒夜的冷风中,我们也没有辜负任何人!

连续瞻仰昨天昨夜各地行动的视频,除去共性的悲壮、肃穆,某些点真的很有地方特色。
上海:总体挺文明讲理,年轻人居多,感觉很洋气。
川渝地区:野且狠,似乎嬢嬢们战斗力很强。
武汉:不愧是革命老区。
“能让你在上海成立,就能让你在上海结束”,这话狠也妙,总就有点微妙的错位。但武汉人说“我们打响第一枪,还可以再打响一次”,就很对味。
北京:发疯。
警察:“你们在喊什么?”北京人:“我们在喊我们要做核酸!”
“不做公民做奴才!不要自由要核酸!”
“我要被封控!我要做核酸!”
当然还有跑步大哥:“出门条?我要进来!”“我跑出去,再跑进来~”“我还真有病~”“我是不是能随便出入?okay~!我一会儿还跑出来!”
总之,我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同胞”这个概念。

朋友补充:
“武汉没人说什么人权自由,就是物理推翻。”
“我试图给人讲各地口号,到武汉卡住了。他们就是扯铁皮,从汉正路扯了一路,下雨都没停!就很潦草地唱了个国歌,接着扯铁皮,从下午扯到半夜。”
“各个地方都是喊“我们要人权!”只有北京喊的是“我们要人圈安!”就是那个字抡圆了甩出去的,胸腔共鸣了。”
“大理有人弹着吉他游行。”
我看到的视频,领头的年轻男孩快乐地坐在滑板车上,举着手机背着吉他,一只忠厚的大金毛一溜小跑地丝滑拉车。
“广州人合唱《海阔天空》,也很有地方特色。”
【这条好多朋友喜欢!希望这点儿片面浅薄的认知成功地博您一笑!尊重并热爱每一个地方的同胞。🫂】
【欢迎评论区补充!截去ID头像转发完全OK!祝大家快乐!🥳】

别的不说,单从“无痕施政”这种烂事上,我就能确定,麋鹿苑囿、铜驼荆棘的前景,已经为期不远。

堂堂一个大国的国家政府,从卷帙如山的成文法律,到公布于众的红头文件,居然全是糊弄民众的废纸;而真正在维系国家运转、操纵基层身家性命的,居然是不知什么来头的“有关部门”下发的、根本不敢公诸于众的、只能由官吏们口耳相传的不知什么秘密命令。

你国从古至今帝制两千年,何曾有过任何皇上和朝廷,是靠逐层下传秘旨,来治理天下的?即使是尊崇法家以吏为师的暴秦朝廷,也没有如此下贱鬼祟的为政方式。如此大行亡国之道,欲不亡国亦不可得!

我刚刚听了一个移民了英国的香港政评人的youtube podcast,才知道原来英国政府对香港人的移民政策又优惠了一点。需要bno的移民政策本来已经令到75%港人符合资格移民英国,但97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没办法申请bno,是要以dependent的身份才可以和父母一起移民。但考虑到很多年轻人和父母政治意见不一,或者因为游行进了什么黑名单完成不了大学甚至中学,现在的政策改变到如果父母一方有bno,就算父母不愿意申请,子女都可以独立申请,令到更多年轻人可以移民到英国。

然后主持人还教路,特别是没什么钱的年轻人不用老是盯着大城市,著名大学等,英国没有香港经济那么单一有很多出路,可以考虑去报读那些政府资助不需要什么学费的证书班,先独立再算。

我觉得真的很好的良心建议,好像美国一样,很多low cost的城市非常容易生活。以前我住的南部小镇,不少人赚个四,五万年薪左右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买个标准3房2浴带花园房子,有工作之后马上换新车等。赚得多一点的人有很多fancy玩具,trunk,boat,jet ski等(附近很多河和湖)有时候和老公说起小镇生活,我都会说a part of me always want that。

虽然物质不代表一切,但your money could go a long way加大你对未来的掌控度,无论是心理空间,物质,时间,关系,最重要是不要太紧,人好像弹簧,不能绷得太紧,会断。

说起香港人移民,之前线上分享很广的纪录片,one way,Fiona和阿文一家的故事,频道最近刚好update了,一年后他们拿到visas啦,Fiona升职了现在是recruiting company的project manager;阿文打算做lorry driver但英国车牌难考failed了两次,现在继续努力,对于好多网友指责老公对老婆支持不够,频道的主持维护他说,阿文包办了所有的家务和接送儿女而且和儿女感情很好,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两个子女适应很好,nam nam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看过这部纪录片。他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跟频道分享了他们一家人在后院bbq的视频。

祝福他们 :blobcathearthug: 视频在这里
youtube.com/watch?v=_OfTvQbAC5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