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个好人就是跟当局对着干。」

@格桑小巫:几个小孩在院子里玩,玩的游戏是“请出示你的通行证和出入证,滴、通过”“不行,你的码是黄码,不能通过”“你是阳性,要去方舱”。玩得欢声笑语。这时一架飞机飞过,小孩们停下来齐齐望天。一个小孩大声说“我知道,那是谷爱凌的私人飞机!”这是二零二二年的五月,封控第60天,是为记。​​
dig.chouti.com/link/35125037

瞬息全宇宙没有在中国大陆上映真的是中国人的损失
不过估计就算上映了也会被扣上“刻板印象” “辱华”的帽子吧

It’s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
🏳️‍🌈🏳️‍⚧️🏳️‍🌈🏳️‍⚧️🏳️‍🌈🏳️‍⚧️
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

一份LGBT的润学指南?@runrunrun
做了一点修改重发)
【2022年彩虹报告:欧洲49个国家排名】

马耳他连续七年在彩虹欧洲地图上占据榜首,92分。丹麦以74分位居第二,上升了7个名次,主要是仇恨犯罪和平等待遇立法修正案的推动。比利时排名第三,72分。

最差三个国家是阿塞拜疆(2%)、土耳其(4%)和亚美尼亚(8%),与前两年结果一致。

英国是下降幅度最大的国家,由于Equality Body Mandate在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方面的无效和非系统性工作,以及Equality Action Plan没有更新或实施,下降了11分(红色指标)

葡萄牙也因政府Equality Action Plan到期而下降5分。

丹麦、冰岛、法国、希腊和拉脱维亚是分数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冰岛修订了儿童法律,允许父母登记为性别中立,承认跨性别家长。冰岛还在新类别“间性身体完整性”中得分。

法国通过了禁止转换疗法,取消了献血禁令,通过了有关人工授精的法律。希腊也取消了献血禁令,并通过了新的Equality Action Plan。拉脱维亚修订了其《刑法》,为了保护性倾向作为加重罪行的因素。

一些重要名词解释&报告的正确使用方法👉🏻2021年的报告m.weibo.cn/status/471937707461
(其他具体内容请看链接:m.weibo.cn/status/476862678984

FB上说是在北京的老外写的。看来是个深得中国文化精髓的外国人。
我搜索了一下,竟然不是新写的,是2013年写的,因为当时北京中秋前严重堵车,国贸桥成“停车场”。
2013年的作品,竟然这么应现在的景。

docs.qq.com/doc/DUEZtanFmem16d
记今夜北大万柳起义
如果吉林、上海的大学生也能一开始就站出来

我对于我的国家确实是没法满怀依赖的叫一声祖国的,只能称之为原生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指中国“清零”政策不可持续

昨日(5 月 10 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对中国的防疫政策发表看法,他认为“清零”政策不可持续,指出“考虑到病毒的表现还有我们现在对未来的预期,我们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他还表示,“我们已经和中国的专家指出了这种防疫政策的不可持续性,转变是非常重要的”。

世卫紧急事务主任瑞安(Mike Ryan )表示,“清零”政策对人权的影响也需要被纳入考虑因素之中,需要在防疫措施与其对社会与经济的影响之间取得平衡。

目前,联合国微信公众号关于此事的报道已无法分享,分享界面显示“该文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文章被禁止转发”。

其实上海之前,我们的底线已经被反复试探过了,建墙,修宪,苛刻的言论审查,原本都是万万不能被忍受的事,却渐渐被习惯也被合理化了。最近认识的好几个在国外有稳定工作,但长远计划还是回国发展的朋友都放弃回国定居的想法,甚至有人着手当地买房事宜了。对我来说,上海是将我移民的心理进程从50%左右摇摆直接拉满到100%的节点。这样的冲击太汹涌,范围太广,也太深刻了。从底层,中产,甚至上到富商,权力可以无孔不入到把你私人住房的房门反锁,用围栏围起来,或者踏入你家“消杀”、柜门大开东西扔一地,深夜撬门把你的家人带走,打死你的宠物,可能一觉醒来就被拉去方舱然后回家的时候被阻拦在小区之外……而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曾经那些倒退节点发生的时候,也许还能侥幸地想,在这里生活也不是不行,只要不在乎那些“远方的事”就可以了,让渡一部分权利,按照禁令做事,精神上迟钝些,过好个人生活也不是不可以。甚至于可能有人会想自己不是底层,坐稳中产阶级以上,有了财富积累是不是可以在铁拳下幸免于难。但今天这种泡沫彻底幻灭了。你可以控制自己风花雪月不谈政治,谨言慎行不翻墙不关心世界,但终究控制不了自己生病,邻居生病,小区有人生病,城市有人生病。自己最私密的家随时可能有人破门而入,这是一种和被扒掉最后一层底裤强暴一模一样的恐惧,毫无章则、毫无反抗之力、毫无维权渠道、毫无改良机制,毫无过错却要遭受惩罚的彻底的恐惧。这种程度的安全感的摧毁,不仅令关心诗和远方成为奢侈,连专注个人小确幸的可能也瓦解了。

谁能想到犹太大屠杀之前的过渡时期,纳粹政府颁布的一系列歧视犹太人的法律竟然能令后者感到“心安”呢?“只要按照规定的禁令行事,就会平安无事。” 有人形容那时的犹太人生活在一个“傻瓜天堂”,我想这种迫不得已的天真,这种生活在极权统治下的恐惧,如今再犬儒的人也能体会一二了。犹太人说,我们在任何法律之下都可以生活,而在没有法律的地方则无法生活。后来,一个用法律、条令、规定来对待犹太人的时代很快结束了,这时任何可怕的事便都有发生的可能了。

大陆几乎不开展任何公民教育,所以大部分人对自己作为公民有什么权利义务、政府又对公民负有什么责任这些基本知识毫无概念。政府(名义上)是靠公民的税款喂养、运作的,你就算只缴一毛钱甚至一毛钱都不缴政府也要对你负责,因为政府建立的承诺是服务和保障公民的需求。如果政府提供一些免费的服务或回馈,这不叫发福利,这是政府应该提供的服务。政府本质就是个服务型角色,大家拿出一些钱,让渡一些权利,然后把这些钱和权利交给政府使用,由政府【替】公民做事。所以对政府不满也是正常且合理的,毕竟服务业很难干,尤其全世界大部分政府的服务水平都不怎么样。
但是由于这里缺乏公民教育(我认为是故意的),人们还把政府当作“青天大老爷”,动不动还说“就你缴那点税能干什么”,实际上一个人都不用缴税,只要ta还持有身份证ta就是政府的服务对象,i.e.政府的主人

【要相信党】手牌适用场所
1.女的不结婚不生孩子养老怎么办xxxx
回答:党和政府肯定会想到这一问题的,要相信党啊
2.女的读书太多心都读野了Xxxx
回答:要相信党,党是不会让乱拳阻碍世界的
3.我看你们成天穿的妖妖叨叨的就不像好东西
回答:服装业是党的重要产业,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相信党的审查能力,你是对党有意见吗
4.女的买东西Xxx败家娘们xxx
回答:都是给党交税,相信党,党心里有数

看着最近防疫措施不断升级有感:
人定胜天💪💪
小小病毒🦠必须跟着党走🇨🇳🇨🇳

家附近的核酸检测点都设立核酸检测亭了,这可不妙 :(

英语口音这东西也是老生常谈的了。实际上一个全世界都通行的明白大道理就是:口音可能是语言里最不重要的部分了。

比如说我在美国,接触到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口音。比如我上的课的老师是意大利人,我第一节课自我介绍的时候说 [t]eology,老师就笑着说:「你说 [t]eology 而不是 [θ]eology,我觉得很亲切。」老师自己说话就是意大利口音非常明显的。我们班上很多学生是非洲来的,法语口音也很明显。

所以口音根本没什么,口音是很自然的。而且我也说过,以前在B站见到一个英国人UP说:「你一个中国人在英国如果说一口女王音的话,别人反而会觉得你这个人很奇怪,或者特别装。在英国,口音代表一个人的出身,是很自然的东西,是你这个人的一部分,没有必要遮掩。」——我当时提到这个说法感觉醍醐灌顶,但想想实在是明白大道理,你看国朝第一代大人物,他们岂不就是各具口音吗?

不过其实到这里我们就触及到关键问题了:为什么国人特别在乎口音?在我看来这和普通话的规训有关:普通话不仅要在语言上压制方言、而且在口音上也要压制方言,如果你的普通话「不标准」,就会受到「口音羞辱」。

而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我觉得是和中国的威权主义结构有关的。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