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国男人比不上俄罗斯男人,俄罗斯男人别的不说,自杀率名列世界前茅,你国男人就只会怂,只会好死不如赖活着,然后杀女人。

不管从什么立场怎么说都必须承认这个图拍的好棒,一个穿着军装的汉人捏着维吾尔人的手写下汉字“中华民族一家亲”,简直完美的展现了新疆维吾尔人的现状。

毛象上得好费劲…在学校的时候可以直接上,回家以后挂梯子都不一定能进,很怪

随机组队的游戏好友在结束后说拜拜,我就会期待下次上线还有一起玩的机会😌

问学姐她怎么融入外国生活。学姐:我不融入。我们:就是不会有自己是外国人的感觉吗?学姐:我就是外国人啊……。我们:就,你懂的!就是在其他国家生活的融入问题。学姐:我说了,我不融入啊,我是外国人。作外国人可好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别人不理解你就说你不懂文化多元,其实只是我奇怪。我在中国也是外国人。我不需要土地。我是永远的外国人,永远自由。

在一个疯癫的社会里,你想做一个正常人,就是有罪的。
今天跟朋友聊天,我想起来一个我从来没在网上说过的亲身经历,当年在豆瓣参与“云·茶叶蛋”事件的时候,豆瓣官方律师找到我,让我拍一些老奶奶的视频,第一是为了保障和监督 云·茶叶蛋的钱都在老太太手里不被骗,第二是豆瓣承担着巨大风险,相关部门如果不高兴就可以直接出发豆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所以确认官方律师身份之后我配合他们录制了一些视频,豆瓣也在努力帮助老奶奶,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删除帖子,事不关己相安无事。但是他们选择跟大家一起承担风险。
另外就是做律师的网红朋友看到有人转帖时候,发现“怎么又是这个傻逼搞事情” 就来找我说,你小心点啊大哥,这种事情很危险。 我其实是个文盲,所以毫无疑问的也是个法盲,我说都是老奶奶自己的银行卡号,我没有经手一分钱,我自己还买了手机送了,还有送了其他东西。
律师朋友说 个人不许组织捐款,想要处理你,不需要任何借口,你自认为的正义,是违法的。让我低调,速度结束战斗息事宁人就完事。
最后一起聊了细节之后,她又说。不许接受境外捐款,你这个细节比前面的条目还严重,我说那些都是中国人啊,还有好多留学生,只是暂时在国外而已啊, 她说 万一不小心惹到了谁,你这个行为,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再找一些人翻出来你之前反动言论,还不得把你抓去CCAV 说你嫖娼啊。

所以一个整个过程我都只有付出没有私利的事情,却莫名其妙的承担着好几个风险。虽然我是个傻逼,不怕死,丝毫没有畏惧,可是就会感觉好他妈的恶心啊,我操他妈我要是偷鸡摸狗 男盗女娼了 也就认了,我只是跟着一大群全球各地的陌生人一起,帮助了一个80多岁老奶奶,仅此而已。就他妈差点违法了。
所以我跟那个律师朋友说, 无所谓了,真要是倒霉被抓了,我可能还有一丝开心,因为悲哀的不是我,而是这个社会,就像我爷爷在文革时期被批斗,又因为需要看病把他弄回医院给官老爷治病一样。
还是我爷爷说的那句话过瘾“当你身边都是魔鬼的时候,你已经身处地狱了,身在地狱害怕死,岂不是笑话”

折腾多年后,我发现女生健身收益最高的是绝对是练手臂。非常empowered!因为男女相差最大的是上肢力量,女性只有男性的40%-50%。所以和我们同等身高瘦不拉几的宅男,都能轻松控制住女生。虽然男女下半身力量则很接近,但日常拎东西和打架都不靠腿啊……

练手臂完全不用很fancy地学这个操那个操,也不用学二头肌三头肌四头肌的。从最小行动开始,先举2磅哑铃,每天几十个,慢慢能刷到10磅。然后就会发现自己能一次扛两三箱饮料,飞机上轻松托起行李箱,取快递不再分两趟,永远不用开口找国男帮忙。

笑死了,今天上游戏进阴阳寮里签到,发现大概由于近日过于活跃本人被荣幸提为副会长🙏

看到一篇微信推送,讲的是虹桥附近的一位快递小哥一直在无偿接送因为没有车只能拖着行李步行或者骑共享几十公里到车站的人们,是的,这很让人感动,是的,他们是很好的人,但是我看到评论和文章结尾的结论是,有了他们这样的人,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他们是中国的底色,苦却乐观,卑微却慈悲,这是普通人带给我们的信心,每个小人物的行动汇成大时代的洪流改变潮水的方向balabala黑夜终究会迎来黎明。stop saying that ok?你们所谓的大时代正在杀死他们这些好人,还记得疫情时期无偿提供餐饮的饭店老板吗,他们的店倒闭了,这些外卖小哥,露宿街边,还记得那篇早已暂无查看权限的深圳骑手组团睡桥洞的推文吗?正是因为这些人在行善的同时仍在受苦所以这个国家不会变好的,they are killing people’s kindness
ok我知道这么写是过审之必要,但歌颂他们的同时仍然无视他们苦难,这是一种不人道,如果讲来讲去都是为了给国家和时代唱赞歌,那我觉得真的,是这个国家害他们变成了这样的,不管是打不到车的旅客还是被迫睡路边的骑手,他们在不必要的苦难中所做出的善举,才更令人觉得悲凉。

20岁吃饭还会溅油在衣服上的人生是相对失败的。PS,白色衣服。

紧身的衣服真的很限制人饭量的发挥,中午那顿才上了三个菜就感觉有七分饱,裙子腰围一圈已经绷到只能小口吸气。当场把调节扣放松两截,呼吸有劲了夹菜也有底气了,至少又吃够两个七分饱,爽。

想起林二汶唱《微醺》:生于晚灯我的吻没意思,谁人被煽动点到却即止。

睡前喝了半瓶酒,困意来得好快。昆竹,不愧是酒鬼组组酒🍻

昨天对着黄文痛快冲完今天才来了月经,真好!

室友叫我别玩手机快吃(她帮我带回来的)饭的时候,顶了一句你好像我妈啊!室友大声反驳我是你爸爸。怎么说,大家都不想给人当妈,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爹的(ノ`⊿´)ノ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