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跟我一样单眼主视严重,另一只眼睛废用(比如拿一支笔在眼前由远及近,会发现有一只眼睛没有跟着动),可以尝试这个动作:
以我右眼主视为例,头向右倾倒,眼睛往左上后方看,同时头慢慢向左后方旋转。

做几次之后可能会觉得有点头晕,但是会立刻感觉到左眼被唤醒了一样,能体会到两眼变平衡了一些,手机一下子就拿远了(我右眼近视度数更深)

来源自图片
#长毛象安利大会

昨天看vmz读信时有一句话在我脑海里被反复回忆起:我对这种连在网上发帖都不敢就怕掉个逼编制的教师没什么好聊的,你配做我同伴吗?(原句攻击性更足一点)

再播报一则feel good news吧:在roe v wade在最高法院被推翻,“堕胎权下放到州”之后,全美第一个在堕胎权上进行全体投票的州,堪萨斯州,pro- choice赢了。
肯萨斯州,2016、2020连续两次大选都投票给了川普,两议院代表人里六个有五个都是共和党,如此深红的州,居然以远超预期的选民投票率投出了59%的优势。
在大法官终身制这么糟糕的环境下,基层民主仍然发挥了自我纠错的力量。真的令我非常惊喜。这可是堪萨斯州啊。

新闻来源:apple.news/AQe96AwQGT8Wdt1Vkcy

TT。。。我就很希望我的朋友都觉得自己理所应当值得被爱,因为如果爱是需要通过努力才能挣来的东西,那它就和世界上很多别的东西一样,只是对人的压榨。。。

恭迎鼠鼠头回归!@cryingmouse555 鼠鼠头万福金安!!!!象不能没了你就像西方不能没了耶路撒冷!!!!!!

看那个如何发动宫廷政变的视频,末了up主说祝大家穿越政变成功,个别弹幕:不穿越了,把握当下!

> 孟德尔早期被嘲笑开植物妓院

植物妓院……植物妓院……(嘿嘿

看大家最近一直在討論那個urlbot,我覺得不如直接用油猴腳本,我一直都在用這個「链接地址洗白白」,當然這種方法可能只適合電腦端網頁版,不過還是分享一下吧greasyfork.org/scripts/373270

我放弃给我的网恋摆烂找任何正当性了,我只会在暧昧期里享受零碎的爱欲满足,一旦人家开始打直球我就直接exe无响应,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什么都承诺不了,为什么我们不在这段关系里进行纯粹的享乐呢,可见我就是一个该死的抱着消费主义心态结交无辜网友的人,以后我要主动跟网恋备选对象们表露出坚定的隔绝态度

妹妹:我现在觉得猫塑(你)有点正确了!
我:为什么!
妹妹回了个笑嘻的表情,说:猫猫更可爱

鼠鼠销号了,哄我说象上还有新的朋友会认识你的啦!我嚎啕大哭,就像小学时候好闺蜜转学走了一样

才发现我的毛象好朋友鼠鼠头不见了 :ablobcry: :ablobcry: :ablobcry: 鼠鼠头你在哪里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