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篇《中文已死》随便拉两下就关了,虽然作者最早成名好像就是因为在朝日新闻的微博做汉字的拼解来解读时事现象,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后来是微博炸了还是被谈话了我也忘了……反正作者本人对中文甚至汉字的理解肯定是很有水平的。

但现在这些让我们不爽的中文表达横行的原因,归根到底就是房间的大象,只是这话题没法聊。因为这些词分两类,一类完全就是大象主导的,比如这静止那清零的,

一类看起来是流行文化的低俗之类的,比如yyds,但这个现象我相信绝对是全球性的,不会止于中文。但能影响力如此大,正是因为严肃表达的缺失,摄入内容本身就是有偏差的,输出的中文当然会不断挤压正常、甚至优雅的表达。至于严肃的,优雅的内容为什么会缺失……是吧。

我一直觉得有些话题没法聊明白,那就不聊了,点到为止,你懂的,就行了。强行去聊,让焦点模糊反而更不好,大家假装很认真聊个半天,又不得不回避真正的问题,和掩耳盗铃又能距离多远。

有的时候想想觉得蛮悲哀的。不论是哪吒削骨还父、割肉还母,还是六四的学生绝食运动。身体是自己的,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去争取自己的利益,结果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目的。文化背景熏陶下的每个人都可笑又可悲。

伤害自己只能威胁到关爱自己的人。赵紫阳是心疼学生,能做的也就只有在广场上演讲说「来日方长」。但是支持派兵的高层可不会同情区区几个学生,在他们眼里那只是数字。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耗材」。

刘晓波提倡的非暴力很好,但只对君子有效。六四的一个细节是当时人们手上有从军队那夺来的武器,六四君子们却劝愤怒的人们放下武器,看得我倒吸一口凉气。土匪已经扣动了扳机,还非暴力?等着被打死吧。

之前上海流出的音频里也有一段是当事人威胁执行人员,问他是不是想逼死自己。这样的威胁算什么「威胁」呢。身体是自己的,命是自己的。就算死了,对方也不会偿命,最多被开除。

小时候看故事书,就是不明白仙女为什么要嫁给偷自己衣服的牛郎。不恶心吗?

我们的文化似乎在教育所有人逆来顺受,从现代日常生活用语都能管中窥豹——「来都来了」,更别提过去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文化背景下每个人都是无力的孩子,没办法伤害父母,只能伤害自己。就像之前那个跳车后又跳桥的孩子。

真的,是时候长大了。

#历史上的今天
「妈妈我饿,但我吃不下。」
1989年5月20日。学生提出以绝食改为静坐。

在李鹏正式宣布戒严后,广场上学生深感愤怒,纷纷认为绝食已毫无意义,仅剩少数人仍继续坚持。

北高联、对话团、外高联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鉴于目前形势,将绝食改为静坐。如果绝食的同学继续绝食,我们将继续声援。我们的斗争目标绝不放弃。」


比较喜欢“妈的多重宇宙”这个翻译,有双关的作用:一方面妈的是literally母亲的,另一方面在亚洲swearing文化中妈的约等于fxxking,这个世界不论对Joy来说,还是对屏幕前的你我来说好像确实很操蛋。
虽然看起来有点像亚裔版的瑞克莫蒂,但杨紫琼跟Rick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虽然我思考清楚了(这个虚无的世界),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没有完全思考清楚(爱的羁绊),但是我还是愿意抓着这个羁绊跟你在一起,即便你觉得逃离我是寻找individual的过程。
其实整个片子给我冲击感的不是爱,是对父权的反抗。杨紫琼命令waymond做各种繁琐且令人恼火的事情,只是为了符合她爸的习惯,这里我觉得有点中西结合的creepy,一方面服从来自于亚洲文化,另一方面把对一个人的爱落实在细微处,多少还是有点老美的感觉的,可能这是移民一代被撕扯的体现?另一方面是女儿对母亲“父权”的反抗,想要断绝关系、于千千万万个宇宙追杀你;可是这反抗最终都只为让你看看我的sorrow、我的vain,最终都可以迎来双向奔赴的和解。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不清楚,但是我的确想跟你一起对抗这个世界的虚无。
看到两块石头对话之后,母亲本以为自己想清楚了、理解了女儿跟女儿和解了,谁知女儿不领情,转身翻下山崖,母亲贴上google eyes之后,选择陪女儿一起掉下去,看到这里我简直哭的不行哈哈哈哈,这就好比张小斐知道贾玲是她女儿之后,还愿意选择跟这个没有前途的男生谈恋爱结婚,生下这个女儿;这种明知道自己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但是因为你是我的全世界,我就选择跟你在一起的悲剧感是让我欲罢不能的,逢这种情节我必哭。
全场最喜欢的镜头是Joy拿着两根假JB散打,再配上古典音乐,这种诙谐荒谬时常激励我,在现实生活中自己搞砸了什么事情,脑子里会自动播放古典音乐,来缓解当下的尴尬,take it easy, just a show,类似于自杀小队里,小丑女拿着跟自己比例不和谐的冲锋枪疯笑着,背景音乐也是古典音乐,很有趣。
last but not least(笑),杨紫琼所有的角色都叫Evelyn吗????like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饥荒、洪水、血祸
【按:习近平倒行逆施,反而叫他的搭档李克强变得「清纯」,而中国人的「清官」意识又发作了,幸亏周勍提醒大家:不要忘了李克强是河南艾滋病血灾的主要责任人。那叫「血浆经济」,最初发源于九十年代的河南安徽等中原诸省,可谓「中国奇迹」中的血腥点;当年导致河南人卖血的官僚是两个姓李的:李长春、李克强,而揭发这段「中原人卖血」历史的人,正是有「中国德兰修女」之称的高耀洁医生,如今流亡在纽约,已经九十高龄。】 facebook.com/841628330/posts/1

你知道他们在骗你,他们知道他们在骗你,大家为什么都在play this fucking show?

什么时候越管越细?是要管到你什么时候做爱、每次做爱几分钟的程度吗?老子不干了,这就看澳大利亚的留学教程,艹!

加缪讲当你意识到荒诞,当你向冷漠世界发出你的呐喊而无法得到回音,在那一刻人类呼唤和世界无理性沉默之间的对峙,产生了荒诞,正是清醒的理性对于其局限性的承认。在那一刻,为了应对荒诞,你可以选择肉体的自杀,精神的自杀,或是反抗。无法反抗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人最终大喊,「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这无疑是一种自杀,肉体与精神双层面的自杀,无法反抗,最终自杀,正是一代人的回应。

噩耗!
中国在泉州试点白名单上网机制!等于半断网,直接废掉vpn和长毛象!翻墙成本增加百倍!如果正式落地,全国体验新疆模式

#泉州白名单

白名单机制就是在中国境内上网只能访问微博、抖音、腾讯等如图有公安局备案号已列入白名单的网站

所有境外网站包括.bar .me .im .ca这些长毛象的常用域名,没有备案号的都属于黑名单,挂vpn也不能访问
@board

:baba_arrow_down:m.cmx.im/@Gooboo/1082670753069
我还记得刚听说新疆的事的时候,跟室友一起看了新闻还是纪录片之类的,当时我光看外部照片说:这也看不出来是集中营啊。室友说:你看这个建筑四周都围起来了,上面还有一圈圈的铁丝网,这一般都是监狱的配置。我说不会啊,我在国内经常见到这种四周都围起来上面还有一圈圈铁丝网的建筑。室友表示难以置信。现在看来这果然是我们的传统艺能​:aru_0190:

今天又焦虑到爆炸,一直在问自己:什么时候微博成为各种弱势群体求助的最有效平台?什么时候弱势群体在得到帮助后开始反刀那些推动帮助的流量?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微博可以无限制地对发出最响亮的声音的人封禁?真实世界中各职能部门的隐身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所有人又何去何从呢?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发言,这些年来在墙内(微信群之类)讨论事情时候总会看到这样的“善意提醒”.
我不理解这样的“善意提醒”,是觉得讨论这些话题的人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是敏感的吗?是觉得你的政治敏感性比别人高?或者是觉得他人的勇气只是愚蠢?如果讨论都要禁止,那在上海挂404横幅的,丰县事情发传单贴海报的,乌衣,以及各种活动人士在你眼里算什么,是不知道还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呢。
自己怂就自己怂就好了,不要散发这种无用的善意。这样的“善意”和砌墙没区别,墙不是靠你默默缩在角落的意念就能倒的,是需要去撞击才会倒下的。
朋友,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另:我和我朋友因为说话和一些行动都有很多的喝茶经历了,只是bb两句不会给你带来太多麻烦,喝茶就是为了恐吓你让你噤声罢了。你这么怂也到不了寻衅滋事的地步的。

在大学生活中从来没牵过女孩子的手是一件可悲的事吗?你这辈子从来没行使过选举权;从来不敢发表自己的观点;没有言论的自由甚至也没有思想的自由;没有争取过自己的权利,去游行和罢工;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的小团体;没有参加过真正狂欢般的音乐节;没有见过大街上热情洋溢的人们;没有追寻过自己热爱的事物,只能天天闷在十平米的屋子里刷题或者写文件,盘算这月的工资还剩多少;你甚至没有真正地在大学生活过,因为你从来没有听过老师们在台上讲述深刻的思想,没有见过台下簇拥的同学们在发自内心地欢呼……所以,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对于你来说这么重要吗?让我换种表述,你从来都没有作为一个 人 而存在过。

乌克兰人留在废墟中自动喂猫狗的简易装置。文明人哪怕再狼狈不堪衣衫褴褛,一举一动中也总散发着文明的光辉。

看到上海入户消杀财物损毁,屋内一团狼藉,我不意外,想起了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上海虹口区景云里7号,这座房子是曾经左翼文学圈如鲁迅、柔石、瞿秋白他们开沙龙的地方。八十年代之后,一位上海女士因为珍惜其文化价值,买下了这座房子的使用权,她后来在美国当大学教授,时常回国组织沙龙和活动,邀请上海文艺界老少们在家里做客。而后这座房子被要求征用改造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老太太不同意出让,和政府僵持不下。

2019年11月23日,我从杭州做完展览转道上海,借宿在景云里7号,此时屋主人在美国,常住于此的另外一个朋友人在日本,我便独自住在里面。不料在我入住的第二日,在我酣睡之际,强征队破门而入,我与之带头人发生口角,吃到一记耳光,然后被强征队架出房子,没收手机,遭到人身限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群人把房子内饰家具统统毁掉,损失难计。

老太太当日闻讯火速从美国赶回上海,只见一片废墟,便坚持要在废墟里住下,以示抗议:无水无电,楼梯被砸烂了,上上下下都要用临时搭的梯子,老太太蹑手蹑脚爬上二楼,睡在地铺上。后来,她狼狈地被强征队强行抬出房间,再回来时,门窗都被封死,去四川北路派出所立案无果,于是自己在派出所门口睡了三天,最后又被拘留,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具体的细节我不细说了,谷歌上搜索“景云里7号”,可以搜得到当时我和各位朋友们留下的一些手记和媒体报导。

一个一生体面、家境良好、又有社会地位的老人尚且被如此对待,更多的平民大众又有谁为其撑腰?我感叹于,在这里,管你是中产还是无产,有房无房,只要你不是权力者,最后面对权力者倾轧时,都可能体面尽失去,然后哭诉无门。在这点上,倒是高度人人平等了。

活吧发不了图,用小号发一下:
为铁链女发声,在雍和宫附近发传单的陈晃 @anniethegreenhair 被警察和父母联手送进精神病院,目前已失联,请大家关注、转发。

今天那个消杀视频,使用八四消毒液在确诊的人房间里喷一切,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家里所有的电子产品,冰箱里储存的食物,红木地板,手办,衣物,还有无数多你珍视收藏的东西可能都会腐蚀,掉色,变坏,无法收藏与使用。

在这个国家,得了新冠的话,相当于遭遇了一次被拉走和几千人一起住在一个集中营里十几天,外加一次入室抢劫东西全都被消了毒无法使用,然后宠物可能会被无害化处理。

原来有一次,我姐家被偷了,金银财宝,电子产品,钱都丢了,但是衣服还在,猫还活着,冰箱里的食物也剩着,木地板也好好的。得个新冠比遭偷遭抢恐怖多了。而且,被抢劫了你还还可以报警,得了新冠却不能,因为「报警了来的也是我」。

我毕业前的那年住在北京表哥家里学德语,刚好在北三环附近,表哥和我说这套房子市价六百万,六十平,我当时的唯一反应就是:六百万,靠我自己的话,我要花多少年才能买得起,看起来好像这辈子都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不能讲我对它很期望,但是也总会想一下,如果自己拥有的话是不是生活会更容易一些。但是一想到这件事,想到那个价格,我便会感到一阵窒息。

不能讲这是最后让我我不再回去的决定性原因,没那么重要,但要讲物质因素的话,也算是某个之一。一想到立足的成本如此之高,我便会去想想,我的人生是不是可以浪费在其他事上,去为一些我看得到的东西付出。而且,我确实没那个钱也没这个能力,我拿不到,我受不起,我退出,我认输。

花几百万买一套只有70年产权的实际居住面积70平的鸽子笼,搭上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和自己的一生。你接受它,是因为它可以提供给你许多东西,一个家,一个社会的准入证,一个中产身份的象征,当最后的那层伪装被掀起,你才会考虑,你所拥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此刻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时刻。

橙橙H1E 

昨天看到橙橙自述作为新疆人的经历,让我想起一开始关注他是当时新疆棉花事件时他曾用名“尾椎”发的视频,我不太记得那个视频讲了什么,但依稀有印象讲的是他的真实经历,比如新疆人在外地租不到房等,很隐晦地避开了集中营的事情,最后以“大家想看看真正的新疆是什么样的可以自己来新疆看看”作结尾。他很聪明,知道绕开那些会被狙的话题从周围证明一些事的真实性,他也“不够聪明”,因为“聪明”的人根本不会去触碰这些话题。他的发言可以说足够温和,但当时那个视频也没过一天就被删了。昨天那个视频其实也是这样,结果今天看不出所料视频被删人被禁言。我觉得真正戳到的是那句“2020年后全国人民因为疫情所进入的戒严状态就是新疆人为了对抗恐怖主义所经历的”。我其实理解他的这种“温和”,因为我们都知道“不温和”的代价会是什么,作为queer,作为新疆人,他的身份足够“敏感”到很轻易被消声,即使像他这样“温和”的正常人的发声也已经算得上难能可贵。我甚至可以想象这次的发声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有可能被房东赶出去,有可能被国安监视,永远无法在网上发声,而这一切都是以我觉得“温和”的发言而引发的。我没办法责怪他的“温和”,这种“温和”的代价对他来说是惨重的。我们失去了一个简中正常人的声音,而他失去的和可能失去的东西,都是我作为汉族人难以想象的。
除此之外他的每个视频有很多黑色幽默,非常值得一看,他其实活得很透彻,可惜在这个国家真相只能暗示,而不能口述,如果你真的看过这个国家幽默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的灵魂的颜色是悲哀的,他们的笑话会让你想哭。
在油管上看到有人备份了昨天的视频,链接我放在下面,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youtu.be/IPjIYFnGcQc

Show older
廣場🚩:長毛象自由站,歡迎豆瓣鄉親及臉書逃難者

那年的廣場,那些年的廣場,讓我們重造廣場。手機App:https://tooot.app/